虫芽醒初春/王琴

来源:  时间: 2020-03-19 15:57 访问量:
 

年虽已过,但和老公为生活锁事争吵的郁闷仍积于胸,难以排解。便独自外出散步,立春已过,双眼所见处仍是苍茫枯色,便跨沟过桥,钻进离家不远处的松林间。放眼望向林间,发现有许多外外貌似小虫在枝桠间蠕动。心中纳闷,上前一看,惊奇地发现,不是虫子,而是枝头发芽貌似小虫。虫芽之美引来的春天的脚步。

有时走在茶园小道上,两旁团团簇簇茶树上,点点虫芽,穿过旧枝老叶,悄然而立于枝头,如星,如点,抬眼望去,都成似虫芽绿,这芽儿何尝不是点开春天的使者。待到长成一芽一尖,清姑巧舌,薄雾轻取,再经老道茶师烘焙后,成了杯中温情之物。透过氤氲清茶,春天都在杯中酝酿,再经过舌尖触碰,流经大脑,抚平了原先的郁闷。

拿出友人相赠的春茶,都是明前茶芽啊!即便经过精心烘培,现于眼前的仍是棵棵如虫新芽,碧绿而又清新。如同记忆中那年去茶场采茶时所摘的虫芽头一样,只不同于当时的虫芽蕴藏着天地中自然水分,而眼前新芽须在玻璃杯中重现她的生命活力,成了眼中有情物。看着虫芽在水中如同种子遇到泥土样发芽、伸展,虫芽与水在无声较量着,最终清水敌不过芽叶热情浸润,变绿了,由浅绿到浓绿,虫芽缓缓舒展成一片清新的碧叶。

看着虫芽舒展,凝思静想。枝头小鸟不时地冲着你,亮着它那歌喉,在天际间显得空灵而婉转。原来,鸟也是春之使者,它用清亮的歌声唤醒沉睡一冬的大地。光秃秃的树枝,在它的清脆声中悄然变成墨绿色。有时一只鸟叫得不过瘾,怕老树还沉睡,时常呼朋引伴,齐立枝头,老树终究抵不住此起彼伏翠鸟叫声,争相变青、变绿,长虫芽,直到长成片片树叶,鸟儿们才稍肯罢休。经常听着鸟儿点春灵叫,激活了我麻木一冬的身心。

还有最寻常也最普遍的草虫芽。立春一过,无论行至何处,那草虫芽也无处不在。先是如小细针似的纵横沟壑山野间,一眼望去,与泥巴相伴,黄绿相间。随着早春之风一遍遍吹过,春雨丝丝浸润。那草虫芽经不住诱惑,变得茂盛茵绿。

春天虫芽之美还表现在没有女人赴宴前的浓妆艳抹,有的只是让眼前冷不丁小清新起来,而后视野变得清凌凌,舒展展地开阔了。愚笨的头脑在无妆春天修理下,想起了宋代秦观的《春日》:“一夕轻雷落万丝,霁光浮瓦碧参差。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从诗人真情描述雨后春景,看到了明媚阳光下碧青的瓦,晶莹、闪亮。清凉的春风裹挟着花之清香,弥漫在空气中,浸润着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循其香味,是诗人发现幽香来自紧靠湖边的芍药园。深红、浅红、桃红、粉红、纯白的芍药荟萃了春日精华,凝聚一冬所蕴积的热量,终在春雨的清新一点拨,爆发出绚烂多姿的色彩,在你眼前,漫不经心地层层铺开,次第展颜。渐落春雨,犹如芍药含泪,翻卷着花瓣,嫩黄的花蕊经轻雨一落,微微晃动,又沿花茎滚落到叶子上。幽静的沉郁,恰似深闺秀女,脉脉含泪,令人怜爱顿生。

立春一过大地新,虫芽钻出草木间。眼前所见皆清新,胸中敞亮无忧愁。站在虫芽引来的春天里,胸中自然会升腾起无限的希望与目标,那就迈出坚定的脚步朝着春深处自信的走下去吧。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