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仪征/徐子飞

来源: 文联  时间: 2017-01-23 09:00 访问量:
 

雨中仪征(组章)  

徐子飞

  

鼓楼

  

    明朝的伞,不管用时光怎么去撑开,它的弧度,都接不住成都来的雨。  

    总有许多的往事漏下来,顺着檐角,去找历史的孔。  

    青砖抬高的脸,在泪流满面中,把桥的眼神,从向南的一条路上,拽回脚根。  

    楼洞中的少年,是否又在躲我,年少时的顽皮。  

    右边的侧巷,又有人走来,打一把油纸伞,一边走着,一边望着,姿态特别像母亲。

 

  

天宁塔

  

    你很高,在你的顶上,那些唐朝的云,一朵一朵,之所以停住,是因为里面对你藏着痴情。  

    可你为何无动于衷,又那么狠心,反反复复把它们顶破。  

    以至它们的委屈,化成无比的泪水,禁不住落下来,淌在你的身上。  

    你为何要把贴在青砖上的眼睛,一块一块闭上。  

    不要强忍了,让含在砖缝里的草都低下头吧,不要让一层层空荡荡的心,去镇压,对一个人的千年不变。

 

  

南门老街

  

    老街在长江边,老城的南面,很老很老了,就像一艘建于民国的船,停在江岸。  

    生锈的船体,风一吹,就会有光阴的屑,一层层掉落。  

    雨的来临,是不是又一次在协助它,进行光阴的交易。  

    涛声的出价,一遍遍张贴小巷,青石砖铺就的乱路,不时被雨雕出花样的图面。  

    木格的窗户,有人影晃动。  

    白发的婆婆,打开红木箱,取出旧时的旗袍,在身上量了又量。  

    古老的钟声,随民国一起,在雨声中沉没。  

    从茫茫中,退出来的远望,已拽不紧流年。

 

  

仪扬河

  

    面对着雨,唯一作出抵抗的,就是水面了。  

    这条长长的河流,一万朵一万朵的小涟漪,每开一朵,都能接住一支从天而降的箭。  

    廊下的树,一个个都稳着身子。舍不得,把叶子上的雨滴,放下来。  

    日子便在循序渐进中,笼罩出茫茫的氛围。  

    风胡乱指了一个方向,一只船出了健康桥,就没影了。  

    船上那位碎花衣裙,让我一直迷恋的长发女子,在三汊河,不知是朝北还是向南?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