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的念想/吴晶晶

来源: 文联  时间: 2014-02-11 09:00 访问量:
 

虹的念想

吴晶晶

 

    在中部地区滨江小城的一隅呆久了,我总怀着一种温馨的感情等待着一段短短的出游时光。它并不像儿童等待一只水果那样,抱有明确的目的,我只是向往能够走出城的峡谷,接近真实的大自然,让圆润的鸟语和纯净的阳光一起注入心中。2009年初冬时节有幸来到彩云之南,情景的确是全然不同的,仿佛是从瑟瑟冬日一下子进入葳蕤的夏季,西双版纳迷人的热带雨林风光,游人如织的石林蕴涵的少数民族风情,令人流连忘返。

    南行的最后一站是丽江,丽江对我而言确是一次不同寻常的遇见。

    一个人跋山涉水去不可知的神秘古城,沐浴高原的一米阳光,探访那个有着层层叠叠大屋顶的桃花源,是久来的一个愿望。元人马致远描述的天涯孤旅图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勾勒的就是这个地方。缘起于一档访谈节目,学界明星于丹畅谈了她所向往的生活:每年若有那么几天,去静谧的丽江古城漫步,看看圣洁的玉龙雪山,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仅仅这些就足够了。或许冥冥之中总会有一些玄妙的人和事,在生命的某个时刻突然叩响你身体或灵魂的某根神经,听到这席话的同时也触动了我心底的某个细胞,穿过我的心肺悠然飘向远方。

    长年穿行在市声嘈杂的宽街窄巷,跻身于拥挤燠热的小城市,当技术文明和商品化的消费理念不断侵蚀我们的生活,异化我们的存在,使人的心灵日渐萎缩,难以舒展。暗沉暧昧的天空弱化了空间与时间的意义,蒙蔽了视野,碧天白云成为城市人的一种奢望,浮世的尘嚣混浊难遁,吸进身体的是灰霾,呼出去的也是灰霾,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人可能本质上都是孤独的,所以才会有逃逸的念头会在如飞的日子里影子一般闪过。卡夫卡说:存在本身,往往与存在的目标背道而驰。我想,这个目标说的是精神目标的求索。

    深夜踏入丽江古城,仿佛穿越了一条幽长的时光甬道,时空转换,在昏黄的灯光下一脚跌进了梦里古色古香的江南水乡,兜转的小巷,凹凸不平的青石板路,悠然转动的水车。飞檐轮廓的屋舍民居在灯下依稀可见,临街的商铺上了门板。蜿蜒迤逦的小桥流水在光与影的折射中,呈现着回应式的波光。这里的夜生活是属于现代人的,沿着幽深的街巷,踯躅在喧闹的酒吧一条街,临水的那些门楣古雅的酒吧,不夸张不矫饰,飘然而出的却是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声,呈现出迷醉和蛊惑的一面,与依水而建木刻版画般的建筑形成强烈的反差。现代文明的多元化与传统文化的素朴粗犷两个迥然不同的概念在此碰撞融合,一千个人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初识丽江,给了我这样一份独立不羁与众不同的震撼。

    和夜晚相比,丽江的白天却是异常宁静的。翌日清晨,初来乍到的一群异乡人去拜谒纳西族  人心中的神山”—玉龙雪山。主峰海拔六千多米的雪山,仍是一座处女峰,终年白雪皑皑,就象一条卧龙横亘于滇西北高原,又象一条白色的丝带缠绕着丽江古城。一路上不见人影,天公不作美,车窗外飘着雨丝,不时袭来湿润而料峭的寒意。高原的天空如同一部永远也读不完的启示录,像一幕虚幻的背景,多角度向我们展示它的美。远方连绵不断的群山被云雾遮掩,看不见雪的影迹,也看不清山的轮廓,更看不清树的姿态,不由得加剧着空间的苍茫感和神秘感,也加剧了我们对那座神山的膜拜。

    沿着弯弯山道盘旋而上,穿行在雾海山林中,远山近峰弥漫着浓浓的云雾。在气压很低海拔3000多米的云杉坪,短短几步都会令人呼吸急促。踏着一条蜿蜒曲折的木栈道,走进一片苍郁的林莽。四周是茂密的杉树林,古木参天,一棵棵粗大的老树上长满了绿茵茵的青苔,在铺满落叶的松软林地上,倒下的朽木给人沧海桑田的感觉。云杉坪下一潭透明的湖水吸引了我们的眼球,名字非常别致叫蓝月谷,湖泊蓝得有点不可思议,宛若一块巨大的蓝宝石镶嵌在山腰间,一听解说原来是湖水中蕴含着大量的矿物质和微量元素,湖底的每一粒砂石,每一根水草,都像精心清洗过一般,静静地舒展在水里。透过细密的雨帘,远眺静默无言的群山,看低低的云层漫卷于天际,有一种超然世外坐忘凡尘的感觉。

    离开雪山,当车子行驶在一马平川的公路上,骤然间风停雨住,太阳竟从大块大块棉絮般的云朵里钻出来铺陈开。推开车窗,惊喜地发现,天空包罗万象,草地一望无垠,悠闲的羊群点缀其间,相映成趣。前方广袤的草地上竟然升起一道炫目的彩虹,似一条明丽的柔缎横跨在天际,神秘辉煌,一种庄重肃穆的情绪立刻把我俘获。此时天地交融、浑然一体,神山无言,圣水有情,我们情不自禁地惊叹欢呼,我眺见每个人神情欢快的脸上像涂上了一层金色的釉彩,可是瞬间便沉寂下来,变得虔默无声。地面空空阔阔的,天际瓦蓝瓦蓝的,一袭短暂的风雨过后,暌违已久的彩虹曳地而起,亭亭玉立,一节明红、一节浅白、一节幽蓝、一节橙黄、一节绛紫,五彩斑斓,简洁明净,如同一朵赫然盛开的霞光的彩蕊,不动声色,却将绝代的美艳和旷世的风情集于一身,那一刻我的灵魂仿佛卸去重荷,被彩色的光晕照亮,袒露在天空下,慢慢被吸进融进那光圈中去,慢慢出窍上升飞上云霄。

    仰望高原的天空下绚烂的彩虹冉冉升起,像一幅摄人心魄的风景画,如同一颗晶莹剔透的琥珀,照射进我的心扉灵府之中。那是最纯美的色彩和最宏伟的讯号,是大自然的杰作,是天与地慷慨的欢迎仪式,我感到了高原的激情与神韵,灵秀与梦幻,气魄与宁静。

只是,见惯了激进膨胀的城市化文明进程,绵亘在原生态的自然资源和本土文化区域间,澄澈、空灵、恬然的字眼,日趋与庸俗化的消费主义观念产生不能调和的矛盾与冲突,不免在心底有些隐忧,这一块自然的净土能够坚守多久? 对虹的念想会否成为我一生记忆里最美好最惋惜的精神体验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