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林湾之夏(三章)/黎晓燕

来源: 文联  时间: 2014-02-10 09:00 访问量:
 

枣林湾之夏(三章)
黎晓燕


风轻云淡

    枣林湾的风,温婉柔和,除了青涩的草香没有一丝杂质。
  那些树林、那些花草,任尔东西,任尔疾缓,偶尔托起一只翠鸟,忽上忽下,畅快淋漓。
  枣林湾的风,清灵潇洒,穿过云层,掠过树林,骤然停驻在清凌凌的水边,深情的一吻,河水羞的泛起了涟漪。
  枣林湾的天,没有阴霾,深深地蓝底上缀着淡淡的几朵云。
  一缕炊烟,飘飘摇摇,仿佛从白云上滑落下了几缕丝绦。
  几只羊儿在埂边吃草。
  日子在这样的恬淡中变得旷远、高洁、纯粹。悠悠的,悠悠的,在枣林湾的风光中什么也不用想,就让岁月静静的流走、流远。

山清水秀

    “笔底大山水,文人真性情”。
  枣林湾的山不大,枣林湾的水不急,可文人到了枣林湾却不得不真性情。写山,俊朗挺拔,笔尖蘸尽了青葱翠郁;写水,温婉明媚,枣林湖的琼浆溅湿了诗人的衣角。
  枣林湾的河塘曲线婉转,宛如条条银色的缎带缠绕着绿色的植被,忽而的一个孤岛,婷立在水中央,几枝垂柳撩拨着水中深情的眸子,那意境,如春风轻拔琴弦,如暮花飘落柔波,让人不得不怦然心跳。
  站在枣林湖的堤坝上痴痴地远眺,是不是风吹落了浮云,要不怎么山、水、天成了一片,水穿过了翠绿的情绪和摇荡的树叶,缓缓的水波形成了美丽的憧憬,一只白鹭在云上寻找瞭望的支点。
  这时候的诗人是这风景里的一个逗号,不,是惊叹号。


一路诗语

     雨后的山路被行人踩塌了皮,一个个脚印像是被火焰灼伤过的疤痕,诗人说没事,土地的再生能力强,太阳一出来它就会有新的皮肤。
  毛毛虫排着队在野花的行间里散步,枣林湾的毛毛虫是幸福的,在自然的生态环境里,它们与花草一样属于大自然的一份子,诗人在队伍的间隙里辗转跳跃,深怕惊扰了这些幸福的小资。
  枣林湾到处都有鹅卵石,随意捡上一枚,久久凝望,对着天然的纹路悄悄私语,这便是诗人对自然的拥抱,紧紧的纠缠。
  诗人把大段想象的空白留给了枣林湾——一个个不同形式的林园、硕果累累的果园、形状各异的河塘、千亩红花绽放的芍药园、漫山遍野的野花------,一心一意,并且已经习惯的伸出双手承接这样的美、这样偶然的执迷。
  远处的山脚下,河塘边,还有一间茅屋,都市里的一群人到了那里,满面尘土,但快乐无比。
  打开柴门,走出一个女子,两手空空,但因着你,枣林湾,她已是个真正的诗人。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