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觞/汪向荣

来源: 文联  时间: 2014-02-07 09:00 访问量:
 

海觞

汪向荣

 

    这些言语与众不同

  但也有着唯一的目标:你

  ——埃利蒂斯《海伦》

  一

  女妖

  如果那歌并未溺死

  能否象珠宝自洋底被一一打捞

  呵女妖

  如果那音乐飘着白浪

  能否再次凝攒最纯最甜的一滴

  由你嗓饮滋嗓

  二

  女妖

  沉船的遗骸造出你的魔宫

  水手的天灵盖被你酥手高擎如樽

  而血淡妆淡抹成小樱桃

  那甜浆玉液繁淤了摇摇水草

  午夜的男人漫入鱼腥味的酣梦

  呵女妖

  今生今世就此一回

  因你的诈惑

  也让我砍下手臂做桅

  揭去肤皮作帆

  殷红的艨艟闯过鲨鱼出没的水域

  就象所有筋脉向着心港汇聚

  呵女妖

  能否能否

  在我不经意的一瞥中嫣然

  你已久久盘膝于暮蔼的蒲丛

  三

  女妖

  于我的视线外

  你一定看见椰林下的村庄

  黯然承受阳光铜质的浇铸

  它的倒扣着的渔船

  它的坚硬的铁皮屋顶

  无时不在闪烁蚌珠泄漏的光泽……

  公头号的犄角在母狮的肌腹下

  钻开无数敞向近岸和远岛的小窗

  孩子从血腥的洞穴里蠕出蟛蛴般移动的四肢

  他们有两只芭蕉叶似的敏感于信风的耳朵

  他们有对黑葡萄一样俯瞰远洋的眼睛

  呵女妖

  此刻那高高耸起的蓝水

  是否意味着无以言表的阵痛

  今生今世就此一回

  即便是退潮后最晚暴露的石头

  只要气流不停地回转

  我都甘心孤守黑暗里

  艰难晃动的鳞光和野火

  四

  有一种祈求无需语言

  有一种语言无需回应

  海面和空谷坦荡的宁静

  一如孕妇失血后的苍白

  呵女妖

  无主的婴儿一出生就被乳液背弃

  他们将因此凝固

  他们将簇拥成一列瘦小的石头

  在昼夜的沙滩上

  白亮亮或黑乌乌地迈开步履

  女妖

  这些喑默的生灵

  都已祭给你远远抡起的海岸线

  (海岸线岂止如鞭)

  呵女妖

  今生今世就此一回

  你也做母亲吧

  将生吞的盘骨吐尽

  将那个失聪于喧哗的小哑子领回

  双眼为风景而死

  五

  以我整整一生铸两枚金币

  一枚赠天一枚赠水

  今生今世就此一回

  总算凑足买路钱

  呵女妖

  却不知何条幽径通往你的华扉

  呵呵女妖女妖女妖……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