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口:深水泊位/汪向荣

来源: 文联  时间: 2014-02-07 09:00 访问量:
 

港口:深水泊位

汪向荣

 

    今夜我们的船泊在这里

  象一片浪迹归来的土地

  象一枚灵性的钥匙

  跳跃在祷词和诅咒

  不能开启的水域

  而眩目的引诱来自江底

  来自那些

  曾经熠熠闪光的丝绸和瓷器

  那些仍然坚守着的遗骸

  那些不肯瞑合的眼睛

  它们还在仰望星宿算计汛期

  而被这一切簇拥着的

  是永久不死的船长

  它的威严象水不可弯曲

  ——只有沉沦的船只

  没有沉沦的水手

  谁读懂了这句话

  谁就能时时感到

  先人地磁般的目光和呼吸

  今夜谁能安然入眠

  谁能把沉思的头

  枕在颠荡的波涛之间

  滩涂只有芦丛孤独地挺立

  花絮遍地星星点点怀想

  蟹爪兰似的锚链

  越过沉寂的隔离带

  和低矮的防护林

  我看见另一片

  在岁月中飘逝的土地

  看见那些相互厮守着的谷仓

  那些厮守着谷仓的农人

  在丰收之后攀上梯子尽头

  眺望水上的动静

  满怀期待的容颜

  如同院落里的灯笼花

  默默地开放然后熄灭

  我还看见大群的孩子

  无忧无虑的天使

  在窗户背后波涛般涌动

  用他们藕嫩的手指

  一遍遍擦拭玻璃上的尘灰

  这样的不眠之夜

  连清冷的月色也喧哗不已

  我听到矿石从丘陵高处呼啸而下

  山楂在枝头迸溅着酸甜的果汁

  横贯大平原的输油管道澎湃着黑色金流

  水稻和玉米象羞涩的情人

  彼此吐露芬芳的心事

  终日劳作不息的人们

  在初秋的茶园席地而卧

  露珠滴滴是怎样一种纯净的沐浴

  我们只有拉响汽笛向所有这些致敬

  让温热而白亮的翅膀

  拂去劳动者心头的阴云

  在绿荫鸟群和阵雨逐渐消逝的季节

  只有这发自肺腑的汽笛

  能够成为我们唯一的知音

  今夜,遥想大海

  雄鬃拂扬的白岸

  美丽的白鸟曼歌的水妖

  那勾魂摄魄的魅力

  都因我们的石油煤和粮食

  这些来自土地内部的果核

  变得更加耀目

  我感受着这一切的光芒

  我还知道它们

  终将凝聚成一轮明天的太阳

  为此我挥手告别长长的栈桥

  告别亲人般簇拥在码头上的

  集装箱电瓶车和高耸塔吊

  既然我们的船是这样一枚

  横在过去和未来之间的灵性钥匙

  彼岸之门就不能不为我们

  轰然开启……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