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州:雕刻时光/张犇

来源: 文联  时间: 2014-02-11 09:00 访问量:
 

真州:雕刻时光 

张犇

 

    《辞海》里对真州这样注解道:真州,州名,宋大中祥符六年(公元1013年)以铸真宗像成,更名真州。辖境相当今江苏仪征、六合地,宋时当东南水运冲要,为江、淮、两浙、荆湖等路发运使驻所,繁盛过于扬州……

    自古被喻为风物淮南第一洲的真州,就是现在的仪征。

    脚下这片土地,原来曾有过如此辉煌的过去。不由得想阿Q一回。是狼烟,抑或仅仅只是时光,将这一片繁华冲淡。

    我时常在这片土生土长的土地上若有所思。渴望妙手偶得一些本天成的文章。这样的情景清初时王士祯曾经有过,他留下了《真州绝句》:江干多是钓人居,柳陌菱塘一带疏。好是日斜风定后,半江红树卖鲈鱼。

    更早一些时候,北宋大文豪欧阳修挥毫泼墨,留下了千古绝唱《真州东园记》。

    我自然不敢与王士祯、欧阳修相比肩,但真州这片富有灵气的土地,所带给文人墨客的灵感是任何时代都有共鸣的。

    仪征有一种不动声色的韵味。那仿佛一杯功夫茶,只能是在繁复的流程里才可以细细品味。有人说扬州是适合人居的城市,其实仪征岂不是更优哉。

    仪征的地理位置较为特殊,行政上属于扬州,但似乎文化和认识度上又更偏向于南京。这造就了仪征人一种独特的情结与品性。既有扬州的风土人情,又有南京的现代化元素。仪征城区的范围十分有限,即便骑自行车都不用半小时,足以游遍东南西北。

    如今心浮气躁的社会里,很难得能得以一心平气和的心态。而走在仪征的大街小巷,尽管是车水马龙的现代文明一样不少,但你仍能发现这小城里人们的步行速度总是比大城市慢了那么一两拍。复杂纠结的心在这里可以被沉淀,至少,有理由让人们相信总有些人与世无争,总有些事儿可以缓一缓。

    今天的仪征正在发生日新月异,每一次从外地回来,都会发现这座城市既陌生又熟悉。即便每周回来一次的人,也难免有此感觉,更不用说仅在过年返乡之人。外观的改变,并没有改变仪征的本质。

    天宁塔见证着仪征的由古到今自唐朝起至今一直屹立;鼓楼也在仪城河的陪伴下历经风雨多年,如今,仿明清建筑步行街也在鼓楼城旁欣欣向荣泮池目送一代代学子们走向象牙塔。仪征自古不乏文人雅士,清代中后期的一百一十多年间,却连续竖起了三座牌坊,实现三鼎甲(状元陈琰,榜眼江德量,探花谢增,同一时期,还出现陈嘉树、陈彝父子)。难怪有诗云:凌云空际出楼台,奔赴江山眼底来。盖代文人因地胜,雄州图画自天开 更有豪言壮语为秀挹江山

    清代仪征藉画家诸乃方在泼墨真州八景图的时候,仿佛就在为仪征描绘一幅蓝图。如今,物质文明几近兴衰,但作为历史文化将永远存在。前人的历史使命感需要需要新一代的仪征人来继承。这任重而道远。

    我站在仪城河边,看脚下静静流淌的时光。冬日的寒风吹过,捎带些许历史的味道,细细品味,苦中带甜,甜中带酸,这是一千个仪征人能品尝出一千种的滋味。不知不觉间,天色渐晚,又到了仪征城华灯初上之时,耳边,仿佛又响起了:日月昭昭乎寝已驰,与子期乎芦中漪。日已夕兮,予心忧兮。月已驰兮,何不渡为。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