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吴长江

来源: 文联  时间: 2014-02-11 09:00 访问量:
 

旷野

吴长江

 

                                               1

我沿着群英河向东走的时候,太阳已经坠到天边,夕阳仿佛一碗血被谁打翻了,一半涂在天上,一半将群英村浸在一片红色里。

我打算沿着群英河一路向东走,离开群英村。这个村子已经开始让我厌倦,这并不仅仅是我刚刚和我妈吵了一架的原因。从我出生到现在,整整十年,我都是呆在这个村子。农耕的季节,大人们总是在太阳还没升起的时候,就走进了自家的地头,开始劳作。农闲时,他们又会没日没夜的聚在一起打牌喝酒。这就是群英村,我就在这样一个村子里出生,我觉得村子已经老了,年复一年的躺在那儿,连一个姿势也没有变过,如果我不离开,我就将会和它一起老下去。

村子已经离我越来越远了,但我还能看见几根从房顶上升起的烟柱,我知道那些烟柱,都不是从我家的房顶上升起的。我妈此刻一定拿着一把扫帚在清理一筐被掀掉的稻子,那是一个小时之前,我和她吵架时,被我掀掉的。结果是,她打了我一个嘴巴,我便哭着从家里跑出来。现在,我决定向东走,我知道,顺着群英河,穿过一片草甸就能看见海伦城。

我要去海伦城。

 

                                                 2

太阳完全沉下去了,我走在大堤上,两边的白杨树被风吹出哗哗的声音,群英河静静的流着,没一点声音。天完全暗了下来,我有点害怕,我不知道,到底要走多久,才能看见海伦城,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犹豫了,我想返回去,这会儿我妈一定已经做好饭,在等我回去。但我怎么能就这样回去呢?海伦城就在前面,那里将是另外一个世界,我甚至能闻到海伦城的味道,何况,在我哭喊着对我妈说,我要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个地方的时候。我妈也只说了三个字:赶紧滚。  

然而,关于是否回去的犹豫,我是在看见那轮月亮,才彻底打消的。

我已经好久没有看过如此圆的月亮了,它那么大,那么亮。好像在天上有一个人,看见了我,他看见我一个人走在无人且黑暗的堤坝上,便为我点亮了一盏灯。这让我相信,我的出走是正确的,是神灵在天上为我点亮了一盏灯,他在指引着我。

 

                                                    3

我不知道我到底走了多久,才走到那片草甸的。“那盏灯”移到了我的头顶。夏夜的草甸,竟让我闻到了一股草香。说实话,草这东西是让我讨厌的。去年的夏天,我随着父母去稻田里拔草,我们将裤管卷到膝盖,站在泥泞的稻田里。那个夏天草似乎长疯了,稻田里长满了各种大大小小的野草,我学着我爸的样子,将草从泥土里拔出来,然后再用力地将它抛到田埂上。毫无疑问,对于才7岁的我,这份活计让我十分苦恼,我曾不止一次,乞求我那个严厉的爸爸,能不能让我不做这份苦活,因为,每一次当我的双脚深陷在稻田之中的时候,我都感觉,我正在慢慢变成一根草,我将在这片土地上深陷下去,没有任何人能将我拔出来。而我爸说,农民不种地,还能干什么。他说这话的时候,唾沫差一点喷到我脸上。

我爸的意思是:他是一个农民,这就意味着,我也将是一个农民。

 

                                                      4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试着在夜里走进一片旷野中。好似我眼前的这一片草甸。它让我想起——荒芜。尤其是当一阵风吹过,草叶纷纷低头,风声里充满了凄凉。事实上,这片土地确实一直在荒芜着。除了草就没长过别的。这些野草兀自长着,然后随着季节枯荣,我不知道这究竟有什么意义。我说的意义是指这一切。

让我兴奋的是,我已经走到了这片草甸,穿过它,我的生活将完全改变。我身后的那个村子,早已经睡着了,连同它一起睡着的,一定还有我那农民爸爸,和那个让我“快点滚”的妈妈,他们一定不知道我现在正在穿越草甸,奔向海伦城。这样想着,我的步子便轻快起来了,我甚至已经开始跑了起来。

然而,没跑多远,我的脚步就因为一团黑色的影子,停了下来。

 

                                                         5

一头牛,是的,我在夏夜的旷野之中,遇见了一头牛。当我看清楚它的时候,我深深地吐了一口气,恐惧和紧张,一下子消失了。对于一个农民的儿子,牛这种动物,没什么可怕的。我不止一次,骑在它的身上,甚至我也曾用鞭子抽过它,对于这些,它都毫不在乎,要么继续拉车,要么继续被套着笼罩犁地。我不知道“牛脾气”到底是什么意思,在我眼里,牛根本没有脾气,它们和我那个农民爸爸一样,日复一日的守着这片土地,逆来顺受地活着。

在夏夜的旷野中遇见一头老实的牛,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有一头牛陪着,总是好的。我甚至有了一丝踏实的感觉。我觉得我可以带着它一起去海伦城,至少它可以陪着我穿过这片草甸。然而,这头牛似乎并不这样想,任我怎么拽它,赶它,它都不肯掉转过头来,我甚至用一根杨树枝,打了它,它也无动于衷,似乎它已经认准了方向。折腾了好一会,这头牛还是朝着村庄的方向跑去了,我看着它渐渐地又变成一团黑影,突然感到一阵落寞。但我说不清,这落寞源于何处。

 

                                                   6

我从来没有注意过,这片草甸如此之大,我不知道我到底走了多久,但眼前还是一片茫茫的旷野,似乎没有尽头,我的鞋和裤脚已经完全被露水打湿了,疲惫和困倦,让我一次又一次地想坐下来,但我知道在深夜里坐在一片旷野之中,并不是什么好事,这片草甸,除了那头牛和我,一定还有其他的活着的东西。它们隐藏在这片土地之中。很多时候,我们并不能与之和谐相处。

也是在去年,就在这片草甸附近,我爸开垦了一块荒地,一个中午,我去给他送饭,就遇见了一只狼,事实上,那时我还不能分辨出狼和狗的区别。我对狼说,狗狗过来。狼看着我,我觉得它的眼睛过于亮了,甚至能在瞳孔里看见我的脸。我再一次叫它,过来狗狗。现在想想,实在后怕,那只狼没有向我走过来,它只是站在那里,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我。这时我爸,在远处看见了我们,他看见我和一头狼在讲话,并且表情轻松。这个粗壮的农民,拎起一把铁锨,一边大喊,别动,那是狼。一边向我飞奔而来。我没动,但狼动了。狼看见我爸呲牙咧嘴的样子,反倒是吓得一扭头,跑走了。人害怕狼,狼有时也会害怕人。但是,请相信我,狼对于人的害怕,只是有时而已

我害怕突然窜出的一只狼,这片草甸,在此时,变得巨大而危险。我突然忘记了,我在这个夜里出走的意义,现在,我只是想赶快走出这片草甸。

 

                                                   7

我迷路了,我肯定。

因为我看见了那根杨树枝。我曾经用它打了我遇见的那头牛。牛跑走后,我便把它扔在了那里。然而,现在我又看见了它,它静静地躺在那里,在月光的照射下,它的姿势似乎充满了得意。我沮丧极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晚上会是这样的。这个晚上,我应该穿过这片草甸,去海伦城。或者说,我要逃离这个村子,而不是在一片荒草甸上走来走去。就这么简单。但现在,一切似乎都乱了,困倦、疲惫、恐惧、迷路,齐聚而来。说真的,我现在想回家,我开始觉得,我的出走是一个错误,我完全可以在我妈说“赶紧滚”的时候,故作委屈地站在那里哭一阵子,我敢保证,我只要安安静静地哭一会,她就会走过来,摸摸我的脑袋,然后,事情就这样结束了。现在,我的父母一定急坏了,因为他们的儿子,在这个夜里不见了。我妈可能这时,正蹲在地上哭着,我爸呢,他会不会在这片草甸上,发了疯似的找我。我把耳朵竖起来,我希望能听见我爸喊我的声音,就如同遇见狼的那次喊声一样,坚决而凄厉。但是没有,我听见的,只是各种虫子的叫声,这声音,突然变得如此整齐而宏大,仿佛这些藏在草丛里的小东西,在这个夜里,集体看了一个关于我的笑话。也就是在这时,我才决定回去的,回到村子里去。我想,我的父母也一定开着屋子里的灯,等着我回去。所以,我要向着灯光走。

 

                                                        8

月亮躲进云层里面去了,一些小小的星星,缀在天上,偶尔眨一下眼睛,而大地上,草连着草,空气中满是小虫的叫声,没有人知道,在这个晚上,我一个人走在这片草甸之中。我告诉自己向着灯光走,但没有一个人能告诉我,灯光在哪里。我只是走着,双腿仿佛被一种叫作恐惧的东西驱使着。我不知道,我现在正走向哪里,是村子?是海伦城?或是一个别的什么地方。我希望我能再次遇到那头牛,如果我能遇见它,我会不说一句话地跟着它,哪怕我们会走进另一处,我所不知的地方,我也愿意。但我知道,我不会再遇见那头牛了,就像我从村子里面走出来,对于我而言,村子已经越来越远,那是一种天生的遥远,这种遥远与距离无关,但它真切、强烈而不可抗拒。

 

                                                         9

我在一棵桦树的下面坐下来后,便开始哭了,我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即使是我的哭声,也会让我感到害怕,与此同时,强烈的困倦让我的身体瘫软下来,但身体的另一部分似乎变得越来越轻,我觉得我快死了。我开始想念爸爸,妈妈,想念那头牛,甚至那一只双眼放光的狼也让我想念。我抬起头,看了看月亮,月亮刚刚从一片云层之中穿过,我能清晰地看见它,依然那么大,那么亮,好像在天上,有一个人在为我点亮了一盏灯,那个人一定是神灵。但是神灵,我还没有走到海伦城,甚至,我也没有回到村子,怎么能就让我死在这里呢?我只是想去海伦城,虽然,我并不能清楚的描绘出,那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但我喜欢那样一个地方。或者,也只是,我已经厌倦了眼前的这片土地。这片土地只是一个埋人的地方,它埋着以前的人,现在的人,将来的人。这个世界似乎从来没有对这些人打开过,他们就好像这片野草一样,毫无意义的生来死去。

好吧神灵,现在,你也将我埋进去吧,埋进去吧……

 

                                                    10

眼前是草,是树,是天空,我还看见一只鸟,那是一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鸟,有着红蓝相间的羽毛。一眨眼,它就在我面前飞走了,在我扭转过头,想再看看它的时候,却再也不见它的影子。映入眼帘的是两根高大的烟囱,正在向天空吐着浓烟,它们的下面是很多大大小小的房子,它们挤在一起。我还听见了汽车喇叭声和一些钢铁碰撞所发出的声音,我看见太阳正从城市的内部,慢慢地升起,太阳光穿过城市,打在我的身上,我站在这片草甸上唯一的一棵白桦树下。

我知道,向西,穿过这片草甸,就能看见一个村子。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