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光亭情思/李明富

来源: 文联  时间: 2014-02-11 09:00 访问量:
 

奎光亭情思

李明富

 

    早春二月,乍暖还寒时节,天色空蒙,淅淅沥沥的细雨,一如我无可名状的思绪,悠长而散漫。小雨初歇,我披衣出门,漫无目的地步行,转身进了公园。不经意间,我游离的目光竟与奎光亭不期而遇。

    奎光亭,位于公园西北角,踞高丘而临镜湖,仿佛一只大鹰展翅欲飞。踏上青黄色条石铺就的台阶,穿过幽暗而潮湿的通道,我慢慢地向奎光亭走去。台阶两旁的树枝已被剪除,失却了夏日枝叶婆娑的曼妙。台阶上去,是一个已不宽阔的平地,奎光亭就十分突兀地立在中间。

    亭子上除了挂着题有“奎光亭”的匾额和一块告诉游人此亭危险的木牌,还新挂了警告游人切勿靠近的铜牌,与斑驳陆离的亭子恰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许早就鲜有人来,如果不是亭子西边新建了游泳场,这里或许人迹罕至。亭子四周的领地渐渐被蚕食,已显逼仄。亭子一副落落寡合的样子,周遭衰草迷离,荆棘丛生,枯藤垂落,树枝披复。光顾此地的恐怕只有清风明月了。

    与身旁新潮而美观的游泳场相比,奎光亭如同年老色衰的病妇人,黯淡无光,了无生趣。历经几多风雨,亭子已经摇摇欲坠。曾经古朴典雅的亭子失去了昔日的光泽,翠竹搭就的檐盖几成窟窿,犬牙交错的屋顶依稀漏光,外形优美的轮廓已然颓废。

    有文字记载,仪征城中确有一座奎光楼的,它为欧阳修的裔孙、时任仪征知县的欧阳照主持建造。当时楼有三层,登临其上,远眺大江浩荡东去,运河蜿蜒西来,近观山峦起伏,阡陌纵横,两岸景色,尽收眼底。前人描述登临时情景曰:“凌云空际出楼台,奔赴江山眼底来。盖代文人因地胜,雄州图画自天开。”亭子上曾挂匾额,上书“秀挹江山”。

    时光荏苒,世事沧桑。多年以后,风光旖旎的扬子公园接纳了奎光楼的复制品——奎光亭。作为文化传承的象征,当初是谁独具慧眼选了这块风水宝地?临亭四顾,可仰观南屏山色,俯视镜湖媚姿。我站在亭子中间,透过横枝竖柯,极目前方。远处渔帆点点,百舸争流;青山隐隐,如眉如黛。新雨之后,作为奎光亭明眸的镜湖,水涨了,清亮了,愈加动人心魄。近旁动物园马鸣嘶嘶,鸟啼啾啾。而清风不语,我亦无语。

    曾经在春和景明的早晨,奎光亭目睹过行人匆匆的步履和小鸟轻盈的身姿;曾经在落英缤纷的秋日,奎光亭嗅过淡淡的花香和隐隐的墨香;曾经在残阳如血的黄昏,奎光亭听过围廊上恋人们喁喁的情话、近旁中学朗朗的书声和江边传来的悠长的鸣笛。

    现在,亭边的大树已经不复参差,然而春天来了,依旧会枝繁叶茂、旁逸斜出;而亭上的风铃早已锈迹斑斑,不会叮当作响,全都喑哑无声。只有外八根、里八根的水泥做成的廊柱依然坚挺如故。

    繁华过后,几近荒芜;青春不再,破败如此,怎不令人肝肠寸断?漫步在亭子的四周,细数着亭子的八个檐角和无数的铃铛,我只怕轻轻的一声叹息,散落了亭子的骨架。

    奎光亭面容苍黑,作为檐盖的竹片大多不知散落何处,花格窗棂也已破落不堪,全没了古色古香的情调。也许拾荒人拣去竹简和木条当柴火烧了吧?可是,你可曾于“噼噼啪啪”的响声中听见孔圣人的哭泣?可曾在飘飘忽忽的火光中看到欧阳公子的愁容?

    孑然而立的奎光亭,形容枯槁,宛如一个落魄的书生,独立江渚,怅然若失。独处一隅的奎光亭,瘦骨嶙峋,正如一个凄婉的怨妇,手搭凉篷,翘首以待。几许文人情怀,几许古朴情愫,一如先前的雨丝随风飘零。或许人文的气息早已沁入骨髓,不再随烟云任意飘忽。

    曾经诗意的标识,而今失意的遗物。杨柳风不再,杏花雨未来。千年一叹,梦落一地。灯火阑珊时,我于万千灯火中回首,是否一切依旧?抑或于清冷的月色下,一任流光如水,轻嗅暗香浮动。多少个日子,奎光亭拨动我的心弦,勾起我的无限愁绪。

    奎光楼,曾经与鼓楼、天宁塔三者鼎足而立,一并列为小城的标志与骄傲。奎光亭仿仪中泮池处的奎光楼而建,其时,泮池、宝塔与奎楼,被古城居民誉为一砚、一墨、一笔,孕育过状元、榜眼、探花。而今,池仍清,波光潋滟;楼已修,容光焕发;塔已整,巍然耸立,只是那奎光楼何时获得新生?

    风雨飘摇中的奎光亭已经成了小城有识之士魂牵梦萦的挂念。电视新闻上曾看到老者在呼吁,市民论坛上曾读到网友的帖子,街谈巷议中曾听到市民的议论,为奎光亭的兴建和修葺,多少人在奔走呼号。

    “而今再种扬州竹,依旧淮南一片青。”循着板桥的遗风,小城人尽力追寻着青竿绿叶的傲气。也许,假以时日,岌岌可危的奎光亭将铺以铮铮傲骨的新竹,以崭新的面貌矗立在人们的视野中。而今,奎光楼不复存在,奎光亭作为邑人心中奎光楼的影子,人们寄希望于亭,期待她如凤凰涅磐再次重生,不再遗世独立,而是接受络绎不绝的朝拜和凭吊。

    回家的路旁有一排迎春花,远远望去,被剪了蔓的花枝依旧萧索,走近细瞧,黄黄的枝条上已经绽出了星星的青珠,小小的芽苞吸吮了春雨,仿佛只要阳光明媚起来,就能露出笑脸。想到这里,这个春寒料峭的日子,已经让我感觉温暖如春。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