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胥浦/洪健

来源: 文联  时间: 2014-02-11 09:00 访问量:
 

清风胥浦 

洪健

 

    我踏入此境与她相守对望,她却没看到我,她只感觉一缕清风掠过,微微扬起额。

    她是清逸的女子,在我眼里;她又是忧伤的女子,在我眼里。我迈着轻盈的步履贴近她的身旁,不被她所察觉,可我发现她的心中有未解的心结。是什么困扰着她?如果我能够让它飞逝,这仲夏的初夜才完美无瑕啊!

    我就是这夏日里的清风,我可以俯下身躯轻轻抚摸她的脸颊。我只需轻轻用一点力,卸下她的发簪。慢慢的滑落下来吧,精致的簪髻,你的离开可以掩饰那份惆怅;慢慢的滑落到她的手心里,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

    掩饰,注定短暂。

    爹爹……爹爹……这夏风清凉,你可否感觉?

    我已被她感受,她在等待……等那未归的父亲,她是清逸的女子,她也是忧伤的女子,她更是孝顺的女子。

    她的忧伤破喉而出,将远处檀琴飘来的旋律淹没。她的眼眸如冰艳的雪莲与江滩边停泊的渔舟衔接,形成一道折射光晕。光晕里满载失落。我是清风,我能够感她的受失落试图逃离,可是它们徒劳无获,还得退守到她的心底。

    这是她的失落,来源于江滩边停泊的渔舟,原来她的爹爹是出江打渔的渔翁。

    爹爹……爹爹……我知道你已驾鹤西去,永不返。爹爹……爹爹……这清风像极了你出走时的清风,我的牵挂只换回这一点抚慰。

    最熟悉的也是最陌生的渔舟,每停泊一次都是对她施痛,我轻轻地吻上那令人怜惜的脸颊,她的红袖飘拂在我的怀里,像晚霞,绚丽光彩。我看清她的脸,我认识她的爹爹。

    她是那渔翁的膝下女子?

    渔翁!我记得你,你载伍子胥过江,子胥怕你泄密,你以表守信,投江自尽。

    渔翁,我从那一刻敬重您,现在,您的女儿更令我感动。 

    我是清风,我可以吹绿满山遍野,我可以吹出百花齐放,我可以吹得百废俱兴,更可以吹出人间情暖,我更需要努力吹出生机、吹出幸福,让她归家。

    度过数千年,我多少次往返这望江滩,周边建起的城楼,汉墓,石塔,寺庙,都已斑驳,  只有这幅孝女思父图清晰在目。陶醉着我。只有我心甘情愿吹荡数千年,为那江滩上建起的  小镇——胥浦,为这与长江终生厮守的古城——真州。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