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荷花塘素描/李明富

来源:文联 时间:2015-10-13
 

荷花塘素描

散文/李明富

 

    小城东西向有一条主干道,从市政府门前经过,穿过一条繁华的步行街。往西差不多欲出主城的地段,路的北侧,卧着一个水塘,叫荷花塘。听着亲切,因为后山区这样的水塘有很多,大多叫什么塘的,比如:弯塘,蒲塘,高塘。

    荷花塘安静地躲在城市主干道的背后,悄无声息。公路上熙熙攘攘,车水马龙,仿佛与其无关。路上的人,不熟悉情况的,也绝对想不到在繁华的都市心脏附近,有这么一匝水域。不过,这么一片清凌凌的水,俨然周边住户的隐形福利,滋润着他们的小日子。环塘而居的三个住宅小区,皆小且旧。北面隔着一条柏油路,也是水面,不大,塘水清澈,夏天开粉红的莲花,冬天,断枝残梗,落叶败絮,历历可见,再往北就是体育场了。好像这一小块的水域,原本与荷花塘是一体的,被一条路活生生地划开了,让人想到银河两边望眼欲穿的牛郎与织女。被切去的一小块,好像一把手枪,枪管细长,装弹匣的地方据说居住着在本地就职的外地干部。

    似乎被切去一块,荷花塘更显方正,其实不然。在塘的西南角,有一片绿地占去了水面,单就水面而言,荷花塘并不方正。这一块绿地,种植了一些女贞、石楠等常绿植物,临近南面小区跟前还有一丛弧形竹子,茎杆青翠,细叶蓬勃,这在小城里是难得一见的风景。绿地绵延至水塘西边的近半腰处,没有什么水生植物,几乎一览无余,而最热闹的就是这一块了。夏天,游泳的人从此下水,闲逛的人可在此石椅上休息。冬天,爱好冬泳的人在此脱衣,将皮肤搓得红红的,然后入水,挥动的双臂搅起浪花,或红或黄的“跟屁虫”浮于水面,被拖着亦步亦趋。前两年,从体育场跑步回头,我曾在此处入水游泳,踩着塘底软软的草,感觉很舒服。塘中没人的时候,妻子不允许我下水,怕出意外。往北再去一点,是一片类似滩涂的地块,水盈则没于水,水亏则露头晒太阳。有零星的低矮的芦苇丛,一年四季立于其上,无论青黄,无论春秋。而紧临岸边长着一排柳树,不同于垂柳,树叶繁复,蓬勃向上,作“举头望明月”状。

    东南角入口处也有一片开阔地,类似小游园,种了绿草,栽了树木。草地中间的一棵合欢树鹤立鸡群,树干高大,分支多而平展,仿佛一株扁圆的蘑菇。花盛之时,满树缤纷。偶尔,有小孩在冬天放野火,草地成一片焦黑,幸好过火之后的树木第二年春天依旧长叶着花。水塘边的一些杂树,叫不出名字,夏天时甚是繁茂。当然最多的还是伫立水里的芦苇。单从这面看,恍若一片芦苇荡。一年年,芦苇由青而绿,终至白头,通体黄褐,枯萎而立。翌年春天,垂败的芦苇中间,渐渐可见绿色的叶子冒出,至夏天,新长的茎干终究超出了上年的父辈。秋冬之季,成群的鸟儿隐藏其中,叽叽喳喳,偶尔可见飞出的几只。

    北面水域也长着一丛狭长的芦苇,迎水的一面犬牙差互,断断续续,一副若即若离的状态。

    东北部,近塘埂边是大片的菖蒲,茂盛时叶丛翠绿,飘逸而俊秀,难怪人们在端午时节喜欢将菖蒲与艾草作为神草请回去,避邪驱凶,祈福延年。菖蒲外围,更多的是荷花,出水之后,犹为人爱,此亦水塘命名的缘由。荷花是水中尤物,是此塘的主角,出水之后亭亭玉立,清秀俊俏,叶子高低错落,莲花参差不齐,是城里人争相一睹的好风景:有“莲叶何田田”的清新,有“小荷才露尖尖角”的雅致,有“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秀美,有“留得枯荷听雨声”的意趣。岸边,按照瘦西湖“烟花三月”的意境,垂柳和桃树间隔着种植。柳树春天发芽抽绿,柳条四季常绿,软软垂挂,水中倒影则婆娑摇曳。不知是嫁接过,还是采用了什么技术,桃树可开两色花,粉白相间,煞是可爱。秋冬两季,水面清爽,小鸟浮于水面,有细脚伶仃的,有可悬浮水面的,更多的是一种红嘴小鸟,尾巴后面白色,中间一道黑杠,翅膀收拢处一道白线,好像船的吃水线,正常成双成对的出没,戏水觅食。人来也不惊,这是一种境界,鸟的眼里没有人,只有面前的水。

    南面贴着一家银行和小区的围墙,一条小道往下是一缓缓的土坡,绿草茂盛,斜斜地倾下去,一直插进水里。春夏之时,钓鱼的人常常聚集在这里,长长的杆子伸向塘中央。慢慢地,水塘四周离岸不远处,用木板搭就了一个个钓鱼的站位,犹如部队的哨位,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也许是吸取了老旧小区车位紧张的教训,来个先下手为强,先占先得,钓鱼的蹲位渐渐多了,越发密集起来。

    秋天之后,荷花塘渐渐沉寂,水也慢慢清澈了。而经冬后,荷花塘,犹如泄了气似的,浅浅地瘪在那里。那些太阳一露脸就消失的霜,仿佛一副毒药,撒在了荷叶、芦苇、蒲草上面,一并剥夺了明亮的色彩,以至失了魂魄一样萎靡不振,叶卷了,茎歪了,身残了。然而,寒冬过后,多情的季节以其温暖之手拂过万物,生机重现。

    荷花塘四周铺了彩色道板砖,形成了环塘的人行道。一年四季,小情侣手拉着手,披着月光,缓步而行;中老年人甩开臂膀,疾步而行,身旁经过,风嗖嗖的,似乎要被吸走;一些少妇不知是牵着宠物狗,还是被宠物狗牵着,狗儿到处跑,或是翘腿撒个尿,或是坐屁股屙个屎,或是跟一个纸团扑腾两下,种种情状,不一而足,不时惊吓了草窠里做梦的虫儿。狗与人之间相连的一根缰绳绷着紧紧的,互相牵扯,让人担心网络上说的“不是被累死,就是被拖累死”或许一语成谶。为了爱情,为了健康,为了排遣寂寞,人们绕着荷花塘,不停地步行,仿佛陀螺,一圈又一圈。

    一年四季,荷花塘张扬着旺盛的生命力。行走于此,无论是忧郁的,还是孤独的,心情大都会慢慢变好的吧。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仪征市文联 技术支持:仪征市电子政务中心
地址:仪征市解放东路237号市政府南院4楼 电话:0514-83428123 网站管理